“重启伊晦神社?”北川寺眉头微蹙。

  这个要求有些笼统。

  而且这估计只是对方表面上的目的。

  伊晦奈落肯定还藏着别的坏心思。

  但是...正好。

  北川寺目光流转,心里面也有自己的算盘。

  这两个人都不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的类型,他们都憋着不同的主意。

  伊晦奈落从地上漂浮而起,又不着声色地向后漂浮的一两米;“不错,重启伊晦神社,唤醒神木,重现伊晦全盛时期。”

  她继续说明道;“你是去过御神森的人,自然也明白的吧?在御神森之后,还隐藏着伊晦岛民遗落的旧址。而因为某种原因,御神之木在距今20年前枯萎了。”

  北川寺并没有喝茶,只是眼睛也不抬地问道:“神木枯萎了?之后呢?”

  之后...

  伊晦奈落一直沉稳的面色之上也涌起一丝悲哀:“黄泉之门每二十年便会有超出寻常年间的巨大躁动传来,而那二十年的年限,正好是在御神之木枯萎之时。黄泉之门又一次巨大躁动传来...我们根本就没有抵御的手段。只是一夜之间,荒邪之物从黄泉大门中爬出,大部分的岛民被席卷入伊晦之噩中,在岛屿的另一端,化作尸体。”

  这就是岛屿另一端千人死亡的最主要原因。

  伊晦奈落深吸一口气:“仅仅是一个环节的差错,就是满盘皆失。”

  “黄泉之门?”

  这也算是一个新词语了,北川寺打断对方的话语。

  伊晦奈落为其解释道:“黄泉的那一端,便是隐世。但这隐世与现世并不是绝对隔离的。伊晦岛正处于隐世与现世之间的奇点上,但因为这个岛屿之上的树木常年经由黄泉之水,因此也就诞生了能够压制黄泉之门的御神树。”

  “但是黄泉之门最为躁动的时期即将到来。”

  这个时期不用伊晦奈落解释,北川寺都能知道是什么。

  今年的伊晦之日。

  正如同伊晦奈落所说,每二十年便会有超乎常年的巨大躁动,那么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

  而这也是伊晦之日封岛最重要的原因。

  一方面是为了抵御岛内灾患,另一方面是不想岛屿外的人闯进来打扰到仪式的进行,至于那个仪式是什么,现在还不曾得知。

  可这样还是有个疑点。

  “为何你们不直接搬离伊晦岛,在活火山上面睡觉很有意思么?”北川寺看着伊晦奈落反问。

  是的,既然如此那便一岛人全部搬离伊晦岛,这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吧?

  伊晦奈落摇摇头:

  “伊晦岛民皆是在这现世与隐世交错之点诞生。严格来说,他们是夹在现世与隐世之间的人,与常人有着根本上的不同...那是灵魂本质上的不同。”

  她伸出手指:“外出一月便会浑身乏力。一年后浑身脏器便会完全丧失生命力,再往后面推去,便是死期的到来了。沾染了‘黄泉气息’的岛民,是不可能离开这片岛屿的。正如淡水鱼无法在海中生存一样,深海鱼亦不能离开大海。”

  原来如此。

  北川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地面。

  三色院天子的母亲,伊晦神子的死因终于明白了。

  身体迅速衰竭的原因,原来是因为灵魂无法与常人平时所生存的环境所匹配。

  难怪伊晦神子说出生在伊晦岛之上便是诅咒...这确实是纠缠在灵魂上面的诅咒。

  可伊晦奈落的话语没有说完,她伸出第二根手指:“可这同样是伊晦岛赋予岛民的恩惠。”

  庄重端正的脸上迅速地闪过一丝狂热之色。

  这稍纵即逝的狂热被北川寺捕捉到,并且暗暗上心了。

  “夹在黄泉与现实的人...正如话语上那样,并不是属于现世的人。因此,他们的死亡也不会那么简单。因为在黄泉与现世夹缝中出生,导致他们灵魂本质上的不同,所以死亡后的岛民才能够成为天人,这便是转生的咒术!以神木的力量到达黄泉,再经由神木将其送出!这就是天人。”

  她张开双臂,满面庄严。

  天人。

  意为修成正果之人。

  脱离了肉身,真正的存在。

  伊晦奈落的双眼中闪过浓重欲望:“当然,天人并不是简单就能成为的,岛民死亡后的灵魂强韧程度虽然超乎常人,但也要他们通过神木到达黄泉,克服灵体上的不适应。倘若不能成功,也只会化作腐朽而已。”

  原来这就是转生咒术。

  果然如神谷千寻所说,这样永生代价实在太大了,完全抛弃了肉体,只以灵体生存,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忍耐得住的。

  因此北川寺也就只是斜视伊晦奈落一眼,对于这所谓的天人并不在意。

  毕竟对方嘴巴上面说的再厉害,还不是照样被他摁着揍?

  反倒是二十年前的伊晦之日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是让他更加在意的。

  直觉告诉北川寺,伊晦奈落轻描淡写所带过的‘某种原因’必然是十分重要的情报。

  会将其省略的也就只有普普通通的蠢货了。

  “那我们转到正题。综上所述,这就是我想请求北川法师要做的事情,只有重启伊晦神社,唤醒神木,才能让伊晦岛民在死后有所寄托。有了神木后,天人的存活几率也会更大。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靠着孱弱的人形代,那样天人是很难产生的。”

  伊晦奈落将话题转回,再度开口

  “为什么会找上我?”北川寺却毫不领情,只是继续问道。

  伊晦奈落明晃晃地扫了一眼他水袋边插着的神乐铃,又看了一眼待在他衣领处的西九条可怜:“你身边跟随着两位天人。而天人的力量又是常人不可鞭及的,这是理由其一。”

  “而你作为大祸灾相之人却能够存活至今,这说明你拥有足够抵御灾厄的能力,就算踏入那片死域,也能够存活下来。”

  那森冷的死气,伊晦奈落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份能力,要是能用在开辟道路之上...

  伊晦奈落忌惮地看了一眼北川寺:“距离二十年一次巨大的躁动已经越来越近,黄泉之门又在蠢蠢欲动,只靠平时的仪式是无法压制黄泉之门的。唯有将陷入死域中的伊晦神社重启,再唤醒神木才能将它完全压制下来。”

  北川寺沉思起来。

  刚才伊晦奈落所说的话他也就只是信了五分。

  因为对方藏着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首先是二十年前死域诞生的原因。

  按照道理来说,世世代代所传承下来的仪式,那不管是哪个环节都应该严格到极点才对。

  为何会出现差错?而这差错竟然导致御神木枯萎?要是真的,那么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其次便是伊晦神社重启与御神木的唤醒。

  真如同伊晦奈落所说的那样吗?

  重新夺回伊晦神社与御神木,真的就是压制黄泉之门了吗?

  能对岛民灵魂上产生影响的御神木...它的功能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北川寺对此也保留着自己的意见。

  听一半,信一半,另一半就当没听过。

  但是...伊晦奈落需要他的协助,这便是他能探取情报的最好方式。

  一个人不可能布置出天衣无缝的谎言,只是北川寺暂时没有发现对方究竟在哪里下套了而已。

  北川寺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后,便从思索中回过神:“要我帮忙并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在报酬这个方面...”

  他看向伊晦奈落。

  伊晦奈落并没有惊讶于北川寺索要报酬。

  倒不如说,只有向她索要报酬才更正常。

  伊晦奈落显然也想到这一点,因此她直接开口:“转生的咒术,我可以为你施加转生的咒术,让你也变成天人一般的存在。”

  听了这句话,北川寺却是反问一句:“只是这样?”

  他语气中的嫌弃毫不遮掩。

  对方这开的报酬未免也太寒酸了,只是让他成为一个类似于善灵的存在,为此还要舍弃肉体。这根本就是在开他玩笑。

  伊晦奈落摆摆手,将神色摆正:“并不是这种需要舍弃肉体的老旧转生咒术。”

  她语气微微一肃,让北川寺没有想到的话语说了出来:

  “而是完整的转生之术。”

  完整的转生之术...?

  “能以肉体存在的方式持续下去,只要能够唤醒神木,便有足够的方法能够达到这种效果。”

  伊晦奈落睁大双眼,眼瞳之中闪过一丝癫狂。

  .......

  “能够保持肉身,只让灵体转生的咒术。就算只剩下灵体也没有问题,找到肉身便能重新复活...”北川寺回想起刚才伊晦奈落缩许下的承诺,便只是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转生之法吗?

  完美无缺的东西...真的存在?

  想起对方那双透出几分狂气残虐的双眼,北川寺又是神情变换。

  伊晦奈落带着那么沉重的执念生存于世,也难怪她的善念中会掺杂着杂质。

  而那疯狂的执念,会给伊晦岛民们带来什么呢?

  或许这一次御神森之旅会有所答案。

  倘若前面北川寺相信伊晦奈落的话语五分,现在则是下降到三分左右。

  那种状态下的灵体说出来的话...绝对不正常。

  他沉思着将手头的资料翻到下一页。

  这是神谷未来的父母交由他的资料。

  虽然从伊晦奈落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伊晦岛与这个地方的关系,北川寺还是要一一核对,看一下对方的话语中究竟有几分漏洞。

  只不过这样粗略看下来,基本上也没有发现伊晦奈落所说的话语究竟有什么漏洞。

  在北川寺继续翻阅资料的动作下,旁边的和风纸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叩叩叩。

  “进来。”北川寺头也不抬。

  他现在也算是伊晦奈落的贵宾了,对方还专门派遣了一个佣人来服侍他。

  而且似乎这个佣人也要跟着他一起前往御神森。

  和式纸门被拉开,门边跪坐着小小的身体。

  那是一个面貌青涩的小女生,看样子似乎才八九岁左右。

  对方将餐盘端入其中,还在餐盘的旁边贴心地放了一份擦嘴的手帕。

  “北川法师,这是您的晚膳。”

  她恭恭敬敬地说道。

  “嗯。”北川寺点头。

  “那么我先退下...”

  “你等会儿。”北川寺放下手中的资料,双眼微抬:“吃。”

  他指向餐盘中的和式晚餐,毫不留情地使唤道。

  他现在也算是身在敌人腹地,不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吃下对方提供的食物。

  “可...这...这是给客人准...”

  小女生脸色犯难。

  “我让你吃。”北川寺的面色毫无变化,声音之中带上了几分冷厉。

  小女生浑身一颤,畏惧地感受着北川寺的目光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每道菜都吃了一点。

  在北川寺的观察下,全部咽进了肚子里。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说完这句话后,北川寺又重新捏起手中的资料看起来。

  这个小女生有些局促不安。

  但还是听话地坐在一边。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北川寺确认对方并没有任何事情后,也总算是放心地动起了筷子。

  不过他还是没有让这个小女生离开,只是边吃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光就居。”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是吗?”

  又是一个地狱的名字?

  伊晦奈落后面的奈落便是‘无间地狱’的意思。

  而光就居这个名字,则是梵文音译的名字...为十八层地狱的第一层。

  在古琉球王国,佛教也算是非常盛行的教派。

  伊晦奈落以及这个伊晦光就居的名字,绝对不是偶然。

  奈落,无间地狱...光就居,地狱第一层...

  一次算是巧合,可两次呢?

  自己取名便是无间地狱...伊晦奈落难不成是想借自己的名字隐晦表达自己想要掌握黄泉之门?

  以灵体的身份...掌握黄泉?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北川寺双眼闪烁着光彩。

  伊晦奈落的小心思他已经猜到一些了。

  对方想把他当枪使,而他也想通过对方来了解到更多的辛秘之事。

  这两个人彼此都藏着心思,而且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

  接下来的御神森之旅,便要展露一切。

  北川寺深深地看了一眼伊晦光就居——

  接着用手帕擦了擦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